“小候鸟”因安全问题被“圈养” 称感觉像“坐牢”(2)

悲剧:被无情江水吞噬的生命

8月7日下午,任文平的母亲胡桂英最先发现孩子不见了。通常,儿子都会在下午4点左右到家,洗个澡以后,5点吃晚饭。但那天过了5点,还没见到孩子的人影。这让胡桂英有点担心。

“任文平呢?”胡桂英立即问弟弟,因为放暑假,弟弟也带着6岁的儿子胡成刚一同来到了东上村。

“不知道,我儿子也跟着他一块出去玩了。”弟弟回答。

胡桂英不放心,一路快走来到村口卖熟食的湖南人老易家。从老易那儿得知,三个孩子都不见了。这让家长们有些担心,他们开始四处搜寻。时间过去好几个小时,人没找到,却遇到了另外几个同样在找孩子的家长,他们在找10岁的姜涛和11岁的柳俊涛。

到了晚上10点,5名男孩不见的消息传遍了东上村。整个村子几百人都出动了。在江边,村民们发现了三辆静静停着的自行车,车筐里放着可乐和衣服。随后,又有人发现,江边的树上,也挂着孩子的衣服。

胡桂英看到了儿子的衣服,情绪瞬间崩溃,她不顾一切冲到江里。水流急,胡桂英摔了好几跤,鞋子也被水冲走了。当她想再次下水时,被人拦住了。夜太黑,大家买来了手电筒,一路沿江搜寻。晚上10点30分,第一个孩子被打捞上岸,是暑假刚到东山村的胡成刚,才6岁。

接着是11岁的柳俊涛,10岁的任文平,7岁的易宏杰。凌晨4点半左右,最后一个孩子被打捞上岸,他是10岁的姜涛。

“这条江,这两年被污染了,基本上没有本地人去游泳。” 东上村村委主任王琛东说,靠近东上村的江水非常浅,但因为早年挖过沙,江中有些暗坑。他告诉记者,几乎每天下午4点,上游都会放水,“整个江面就好像涨潮一样,会涨起来,可能孩子们并不清楚,就出了这样的悲剧。”

这起悲剧发生后,义乌市教育局向各中小学发出通告,要求各学校通过校讯通向全体家长发送安全警示,持之以恒抓好防溺水教育和监管。在无监护人监护的情况下,禁止孩童下水洗澡游泳。

“我们5月份就组织过防溺水的一个活动,6月底,也进行过防溺水的统一安全教育活动,7月初,还动员3000多名老师走访了5万多名学生家长,进行安全教育。今年还有个安全科,专门从事这一块的工作,但很遗憾还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说。